收藏的境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07-06 20:09:44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    20.jpg

      我国历史悠久,物产丰富,民间收藏的历来十分丰富,收藏爱好者常常为之费心劳力,有的耗费巨资,甚至倾家荡产。对于收藏的物品,是让社会共享,还是珍藏起来个人拥有,这就能体现出收藏的境界。

      东晋名人祖约和阮孚,一个爱好收集钱币,一个爱玩木屐,旁人很难分出两人谁高明谁差劲。有次人们去看祖约,他正在摆弄钱币,听说客人来了,慌忙收捡。来不及收起来的两只小木箱,他在客人面前左遮右挡,显得很不自然。又有人去看阮孚,他正在给木屐上蜡,来了客人却十分从容,一面还发着感慨:“人生一世,真不知能穿得几双木屐啊!”在人们心中,他俩顿时分出了高下。

    19.jpg

      北宋时著名的藏书家李常,幼时与弟弟李布在江西庐山的五老峰之上勤学苦读,藏书已达万卷。李常及第后,便将自己所藏的书籍公之于众,让天下爱书之人共享,算得上古代的第一个私人图书馆。苏轼也曾受益于此,并有《李氏山房藏书记》流传于世。李常这种把自己收藏的书籍奉献出来的豪气,也称得上是一种收藏者的大境界。

      元代山水画大家黄公望的传世之作《富春山居图》,被誉为“画中《兰亭序》”,数百年间历尽沧桑,先后为明代沈周、董其昌、吴之矩所藏。吴又传给其子吴洪裕。吴洪裕爱此画若宝,临终之际,竟想仿唐太宗以《兰亭序》殉葬之例,嘱人将此画投入火中。幸亏其侄子吴子文眼捷手快,以另一卷画易之,将《富春山居图》从火中抢出,才免遭“火殉”。现在看来,吴洪裕之举无疑是极其自私的。

    18.jpg

      明代的朱大韶酷爱宋版书,吴门某藏家有一本宋椠、袁宏的《后汉纪》,系陆游、刘须溪、谢叠山三人手评,设以古锦玉签,藏主提出欲换朱家一美貌婢女,朱也同意了。恰恰这美婢是个才女,临行前在墙壁上题诗:“无端割爱出深闺,犹胜前人换马时。它日相逢莫惆怅,春风吹尽道旁枝”,把朱大韶后悔得不得了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,朱大韶得了宋版书,却又不舍其美婢,思虑过多,竟然不久就离开了人世。

      被称为“天下第一藏”的收藏大家张伯驹,变卖家产买下中国传世最古墨迹——西晋陆机《平复帖》、传世最古画迹隋展子虔《游春图》和唐代大诗人李白的《上阳台贴》等。解放后,他把这些顶尖藏品全部捐给国家。王世襄是明清家具收藏与研究的大家,家里却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坐的是两只半旧沙发。把家中两代藏品悉数捐给故宫的朱家溍,用的书桌竟是七十年代百姓居家常使的“地板黄”杂木制品。

    17.jpg

      “万里长城今犹在,不见当年秦始皇”,这些收藏家,曾经沧海,过尽千帆,早就宠辱不惊,极其明智,他们的共同心愿是这些民族瑰宝能够平安稳妥,藏有所居,给后人以启迪教化,让子孙引以为自豪。

脚注信息
 Copyright(C)2009-2016 广州博古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 版权所有  技术支持:睿诚网络